成都机场无人机扰航事件!幕后黑手到底是谁?

2017-05-11 00:15 出处:PConline原创 作者:树熊 责任编辑:lianjiajie

  【PConline 杂谈】自2017年4月14日开始,成都机场接二连三的频繁出现无人机扰乱航空秩序的事件发生,几乎每隔几天又有大疆无人机干扰成都机场的正常客运飞行,导致数十架客运飞机被迫降落,数百家飞机遭到了延误或取消,数万名旅客行程受到影响,引起了大众对无人机飞行安全的关注,同时虽然在萧山机场时间过后,大疆曾宣布升级使用了飞机预警系统,然而似乎并没有起到实际作用,依旧经常出现无人机扰乱空秩序的事件,为何会出现这样子的情况?

1

事件回放

4月19日 14时05分,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西跑道北侧30公里区域,发现无人机活动,地面航班等待5分钟。
4月17日 14时13分,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西跑道北侧18公里区域,发现无人机活动,导致多架域内航班空中等待,造成12架飞往成都的航班备降其他机场。
4月18日 18时26分以及18时38分,分别在西跑道北侧3.7公里区域及同侧14.8公里区域,发现无人机活动,导致22架飞往成都的航班备降其他机场,23架航班出港延误。
4月21日下午的3个小时,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共计遭遇4架“黑飞”无人机干扰,导致58个航班备降西安、重庆、贵阳和绵阳机场,4架飞机返航,超1万旅客出行受阻被滞留机场。
4月22日,成都警方在官方微博中通报了两例查获的尚未“扰航”的净空区无人机非法飞行案件。
4月23日,成都警方在官方微博中又公布了一起查获的无人机非法飞行案件
4月30日 18时,成都双流机场在此发生无人机干扰民航飞机
5月 9日  12时至13时,重庆机场疑似因宜家固定翼航模飞机对重庆机场降落航线构成危险,大面积航班延误。

1

  关于密集发生的无人机扰航事件,引起了广泛的议论,各自的观点和立场都不一样,许多普通无人机、航模爱好者谴责肇事者的行为,在压榨无人机飞行的空间;而又有人称这是大疆无人机不负责任的综合表现,声称安全的系统其实并不安全,只是PPT和新闻产物;与此同时,又声音称这是大疆的竞争者下的一个套,引起舆论负面;后来又有甚者称,这是一个反无人机系统厂商的广告投放,目的为了销售其反无人机系统从中获利;更有甚者称,这背后有一场深不可测的腐败,需要纪检查长出马调查。

历史背景造就敌对的友商

  关于此次成都机场无人机事件的幕后原因可谓众说纷纭,也许事件的产生,与当今无人机市场状况混乱脱不了干系,如今的无人机行业,上游制造厂商几乎处于行业垄断地位,如大疆,几乎没有与之抗衡的对手,而就在这样的背景下,大部分的消费者用户购买和使用的消费级无人机产品,大疆绝对是主流人群。正所谓树大招风,庞大的用户群不仅让大疆赚足了利润,同时麻烦事也不断,大批没有经过培训的小白用户,肆意放飞无人机,导致许多无人机空难事故的发生,同时对民航客机的滋扰也越来越频繁,危及了许许多多利益相关的群体,包括友商、航空、监管部门、警察、竞争者等等,都一直以之为敌。

1

  前段时间的萧山机场无人机拍摄客运飞机的事情后,公安部意识到法律的空白的危险性所在,马上采取了立法措施,并且在今年的人大代表大会上通过了暂行办法,让无人机黑飞有了法律的支撑。同时也宣布上线了一个全新的安全保障系统《ADS-B广播式预警系统》,以针对无人机飞行无序的问题,希望把无序的无人机行业给予控制?然而似乎集中表现的无人机事故当中,大疆所谓的ADS-B系统也不过如是,依旧许多飞友成为了警察展示的负面例子。虽说大疆曾就这次成都机场事件,提出“重金悬赏”举报黑飞的事情,然而,接二连三的无人机扰航被警方破案后,大疆无人机依旧成为犯罪工具,呈现在警察官方微博当中。

1
大疆的ADS-B广播系统使用范围

1

  俗话说,“你不让我活,我也让你活不了!”在经历了井喷式的红利时期后,在目前无人机行业中,一阕不振,2017年无人机市场并不像以往一样火热,在大环境逐渐趋于冷谈之计,许多研发生产的无人机厂商也都面临严峻的考验,随时都有可能倒闭的无人机企业。竞争者成为此事的幕后推手的嫌疑,这一说法也有所传闻,毕竟是打击竞争对手嘛,然而这事情继续发展下来,最终可能是一件“害人不利己”的事件,这样的可能性也变得微乎其微。

“X云”反无人机系统

  说到此次无人机事件的发生,最受质疑的一股声音指向了这次的间接获利者——“飞云”的反无人机系统。无可否认,从这次事件来看,客运航空飞机常常被干扰,最有效地解决方法,无疑是安装反无人机系统,将无人机住挡在安全范围之内。飞云系统是西南无人机飞行服务中心的核心产品,西南无人机飞行服务中心针对无人机飞行资格审批,推出了集APP、网站、电话与服务中心实体站为一体的审批方式。无人机企业和个人需要到服务中心登记信息,并接入服务中心部署的飞云系统。

1

  似乎许多网友都认为这是利用无人机“黑飞”的危害,来促使管理部门实施无人机实名制,那么恰巧西南无人机服务中心就是负责把控监管的关键部分,灰色地带的利益,以商业利益为目的视乎能够解释得过去。但是认真分析一下,PConline认为这事情其实并不能够解释得过去,即使无人机需要实施实名制,要在全国范围内推行,也不一定只有“飞云”能够拥有技术去实现,而招标、竞标等环节公正的处理下,这块肥猪肉最终落到谁家也不好说,这“飞云”的传说,似乎是在借势为自己宣传,一个事件营销手段,不管最终实名制是否落到自家嘴上,至少这件事情上面,“飞云”这个名字让大家知道和了解,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。

专业飞手与业余爱好之间的互掐

  正所谓“断人财路,犹如杀人父母!”此事发生以后,许多飞友都开始担心后续是否影响到自身的利益,尤其是在许多专业飞手当中,非常担心未来会发生一刀切的严厉控制局面,扼杀了他们的生存空间,尤其是现在许多大型的商业活动,或小至婚礼跟拍,无人机跟拍早已成为必不可少的一部分,如果加以严厉的控制,像某些地区,如新疆、北京城区等地方,实施全面净空禁飞,这犹豫切断了他们的收入来源。

1

  因此,有一股声音来自专业飞手,他们站出来指着那些肆意放飞无人机的业余爱好者,并且敦促尽早落实无人机驾照的全面普及,试图提高准入机制来包住现有的“黑飞”空间。然而这话听起来更像是一个无人机驾校的小小阴谋论,说白了就是呼吁业余小白爱好者去报名学习无人机操控,因此许多不明真相的人也在声援业余无人机。

监管漏洞的缺失

  目前最大的问题仍然在管理的缺失上面,虽说目前对无人机的法律法规已经出台了不少,但是针对“小低慢”的旋翼无人机来说,仍然有着非常大的灰色地带。

  根据中国民航局2014年出台规定,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(以下简称AOPA)负责无人机驾驶员的资质管理。只有专业从事无人机工作的人员,飞机重量超过7kg或在视距范围外飞行,才需要考无人机“驾照”;对于普通爱好者来说,他们是不需要考证的,但需要在飞行的时候进行申报。据不完全统计,全国75%的无人机都在7kg以下,如果在视距范围内飞行(高度不超过120米,视距范围500米以内),都不需要考证;如果飞得高飞得远看不见,那也是要考证的。

1

  无可否认,无人机的准入机制上,对一般的小型无人机并未能实施有效精准的管控,才能让“黑飞”猖狂,但要说到危害性更大的,则是航空机场的限飞区域的不确定性,毕竟许多航线的特殊性,导致了无法确保航空飞机都在万尺高空当中飞行,而由于地形等因素,造就了灵活多变的静空区域,不止局限于机场附近的10公里范围,大疆所谓的无人机禁飞区限飞区的设置,并不是百分百的满足,就像这次事件当中,有一些违章飞行的飞友,距离成都机场近20公里的距离,也被冠以扰航事例,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最后说几句

  此次成都机场无人机扰航事件,暴露了许多无人机积聚已久的安全问题,也在无时无刻催促着无人机的监管部门,对应的法律法规只有在清晰且细致的环境下,才能保障对航空飞机与无人机双方的和谐共存,否则类似的事件也在不断继续进行下去,也许强制监管的法律法规不能立即执行,那么,至少也应该明示,具体涉及“禁飞区”的地方有哪一些,让许多不想“黑飞”的爱好者,能够查询并且预警,避免造成不必要的危险。

摄影论坛帖子排行

最新资讯离线随时看 聊天吐槽赢奖品